摄影OK?摄影NG?当逛展览也开始晒Instagram

「请问可以拍照吗?」

「没问题的。啊,不如我帮您拍吧?」

亲切的工作人员接过我的相机,为我拍下纪念照,甚至还多拍了直式横式任我挑选,实在太贴心,让人一时忘了自己其实是在逛摄影展。是的,当时我正在参观KYOTOGRAPHIE京都国际摄影祭(京都国际写真祭,以下简称为「KYOTOGRAPHIE」)里,新锐摄影师宫崎いず美的展场。「逛展」与「拍照」似乎是两种很冲突的概念,KYOTOGRAPHIE抱持着开放的态度来面对,让人对展览空间与看展礼节发想出更多讨论。

摄影OK?摄影NG?当逛展览也开始晒Instagram

感受美的经验、碰上珍贵瞬间时,很多人一定都有想按下快门的冲动,近年来,日本越来越流行使用Instagram,甚至「晒Instagram」(インスタ映え,インスタ为Instagram的日文简写,映え可解释做「映える」,指的是映照、照耀的意思,也可延伸作好看、闪耀之意)一词还获得了2017年流行语大赏。举办摄影祭的人自然也很懂这份心情与趋势,因此除了限制一些作品禁止拍摄之外,大部分的展场都能拍照,比如说开头提到的宫崎いず美展览,就在门口放置了摄影师于自己作品里也用到的「巨大饭糰山」模型,供参观者拍照留念,3楼展览空间也架设了一个拍摄空间,只要把头伸进挖空的洞中,就能让自己进入到「云朵空间」里,轻鬆拍出超适合「晒Instagram」、洋溢着宫崎いず美奇想风格的照片。

摄影OK?摄影NG?当逛展览也开始晒Instagram

摄影OK?摄影NG?当逛展览也开始晒Instagram

同样吸引许多参观者自拍热潮的,还有摄影师蜷川实花的展场。蜷川实花的作品色彩鲜豔、华丽绚烂,不只照片本身,展览空间也延续这样的风格,缤纷的大型背板前,自然也吸引许多人驻足自拍。

摄影OK?摄影NG?当逛展览也开始晒Instagram

KYOTOGRAPHIE于2013年开始举办,选在每年春季于京都展出古今和洋的风格迥异却各显精采的摄影作品,今天也于4月14日至5月13日举行,其展场不仅限于美术馆或艺廊,也设于古民家甚至是寺院,因此除了欣赏作品本身,观察作品与空间激起何种化学变化、营造出什幺样的氛围,也成为参加摄影祭的一大乐趣之一,照片与美景的组合透过参观者的相机记录下来,成为「有图有真相」的观后感,自然地透过SNS管道成为口碑宣传。参展人们对于自己的作品会被翻拍这件事,自然也有所意识,比如在堀川御池Gallery办展的摄影师小野规,就在展区中贴上了告示,告知参观者若要把展场里的照片上传至网路上时,请注明KYOTOGRAPHIE与作者姓名的字样。

摄影OK?摄影NG?当逛展览也开始晒Instagram

对于主办单位与摄影家本人而言,参加者在SNS上的自发性宣传,无疑有着相当显着的吸睛效果。不只是KYOTOGRAPHIE,去年东京的国立新美术馆举办草间弥生展与慕夏展时,都开放了部分可摄影的区域。对现代美术抱持兴趣的人,有很大一块为年轻世代,对这些参观者而言,美术馆不只是鉴赏作品的场地,若能达到「晒Instagram」,自然也会成为看展的附加价值之一,吸引更多人前往,这是国立新美术馆馆方也意识到的现况,甚至有许多艺术创作者会反过来向馆方表示,为了让自己的作品能够更为人所知,主动要求开放摄影。但如何让热衷于拍照的人不去影响只想安静看展者的权利,以及如何去拿捏参观者拍照时与作品之间的安全距离,便成为馆方必须面对的课题。

摄影OK或NG的议题,当然也不只发生在日本,台湾过去举办蜷川实花展时,也碰到过类似的批评与混乱。究竟展览、美术馆,该不该开放拍照呢?在相对更早开放拍摄的欧美艺文设施里,这样的争论也持续着,他们选择的对应方式可能是设定某些「禁止拍照时段」,又或者是单独设立拍照区,让想拍照、想留念的人「就留在这里拍」,有点类似于宫崎いず美在展区门口放一座「饭糰山」的概念。不过很多人还是想抛出疑问——「你在美术馆里拍的照片,回去真的还会看吗?」以及「对你而言,看展的意义到底是什幺呢?」再多的「记录」,仍旧不敌当下的亲身感受,翻拍的画面永远不及亲眼所见,感动必然是在临场时被触发,所以人们才必须抵达现场,汲取一次次和作品的面对面相遇。

摄影OK?摄影NG?当逛展览也开始晒Instagram

在逛KYOTOGRAPHIE的期间,我也拍摄了非常多照片,因为太想记录下作品与空间的关係与作品的排列位置,以釐清摄影师欲安排的「故事线」,同时记录下最被该摄影师所触动的作品,回去进行更多翻找与查阅。当摄影是被许可时,为了留下美好的一刻、蒐集灵感的素材、记录视觉的经验、传播当下的感动,在美术馆按下快门便不该是要被一昧指责的行为,但相反的,拍摄者也不能只沈浸于手机萤幕的方格世界中,留给周遭看展人相对的礼貌空间,同时对作品本身抱持基本的尊重,则是双方都必须要积极加强的「看展新礼貌运动」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