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红色是女孩的颜色?百年前的男性可要抗议了

粉红色是女孩的颜色?百年前的男性可要抗议了

粉红色是女生的,蓝色是男生的;这种现象到处可见。

南韩摄影师尹丁美(JeongMee Yoon)在 2005 年启动「粉红&蓝计画」,透过镜头呈现儿童被自己所有的物品环绕的画面。被拍摄的小女孩,全都坐在如出一辙的粉红汪洋中。

令人惊讶的是,这种「女孩──粉红色,男孩──蓝色」的僵化切割,其实是二十世纪中叶之后的产物。在几个世代之前,完全不是这幺一回事。1893 年,《纽约时报》一篇谈论婴儿服装的文章中,提到一条穿搭规範,那就是「永远把粉红色给男生,蓝色给女生。」该文作者与服装店的女性受访者都不确定为何有此一说,不过,作者倒是做出戏谑式的推论,她这幺写着,「小男生的未来展望比小女生粉嫩多了,先天就是如此,想到必须以女人身分过一辈子⋯⋯足以让小女生的脸色发青。」

1918 年,一份贸易出版品言之凿凿,声称「女蓝、男粉红」是「普遍被人接受的规则」,因为粉红色是一种「比较果断、坚强的颜色」,而蓝色则是「比较纤细、雅致」。这可能很接近真正的原因。在士兵穿着猩红外套、主教红袍加身的时代,红色是最阳刚的颜色,粉红毕竟也是褪淡了的红色。蓝色则是圣母玛利亚的代表色。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不同性别的儿童穿着不同颜色衣服的概念,还是显得有点奇怪。当时,婴儿死亡率与出生率双高,所有两岁以下的儿童都穿着容易漂白的亚麻布衣。

「粉红色」(pink)这个字本身也很年轻。《牛津英语词典》中,关于这个字的初次引用可以追溯到十七世纪末,用来形容淡红色。在此之前,“pink” 通常是指一种以有机染料与无机物质混合製成的颜料,作法是在沙棘浆果或金雀花灌木的萃取物中加入白垩,以增加浓稠度。这种方法可以调配出好几种颜色──粉绿、玫瑰粉与粉棕,不过最常见的却是黄色。奇怪的是,淡红色家族的成员个个有名有姓,淡绿色系与黄色系却付之阙如。(不过,包括俄语在内的一些语言,淡蓝与深蓝都有特定的单字。)多数罗曼语系凑合着借用「玫瑰」的变化来指称粉红色。英语中,这个颜色可能衍生自另一种花──常夏石竹(Dianthus plumarius),别称「小粉红」(Pink)。

然而,粉红却远远不只是花朵的颜色与公主的礼服。

十八世纪,洛可可时代艺术家法兰索瓦.布雪(François Boucher)与让.奥诺雷.弗拉戈纳尔(Jean-Honoré Fragonard)笔下穿着(或者没穿着)鲑粉色丝绸的女人,可不是什幺海报女郎,却对自己的魅惑力收放自如。其象徵性的领袖是庞巴度(Pompadour)夫人;法王路易十五的情妇,同时也是一位完美的消费者,让亮粉色塞夫尔瓷器广受欢迎的推手。大胆的纯粉红在坚强、个性分明的女人之间引发风潮。粉红是杂誌编辑黛安娜.佛里兰(Diana Vreeland)的最爱,她喜欢称它是「印度的海军蓝」。义大利时装设计师艾尔莎.夏帕瑞丽(Elsa Schiaparelli)、名门继承人兼杂誌编辑黛西.法罗斯(Daisy Fellowes),以及无需介绍的玛丽莲.梦露推波助澜,鲜豔的粉红色遂成为想要被看见、被听见的二十世纪女性新选择。

粉红色目前的形象问题,部分原因来自于女性主义反抗老派性别偏见的后座力。粉红色被视为幼稚化女性的象徵,又因为艺术家开始混合胭脂红、赭色与白色,在画布上描绘裸女肌肤,因此它也具有情慾化女性的意涵。裸体画的对象绝大多数仍然是女性。1989 年,大都会博物馆裸体画主角为女性的占比为 85%,女性画家的占比却仅有 5%。在最近一篇文章中,女权团体「游击队女孩」对艺术界施压,要求多元化发展,宣称性别比例失衡的情况日益恶化。反对以粉红色物化女性的努力,唯一的收穫就是协助在 1970 年意外发现了一种特别的色调。

最近的相关报导显示,就算商品完全一样,标注「女性专用」的商品价格,总是高于一般男性与男孩专用,从衣服到自行车安全帽,乃至尿失禁垫片皆然。2014 年 11 月,当时的法国妇女权利部部长帕斯卡尔.布瓦斯塔(Pascale Boistard)发现平价连锁卖场 Monoprix 里,一组五支的粉红色抛弃式刮鬍刀售价1.8磅,一组十支的蓝色抛弃式刮鬍刀售价却是 1.72 镑,于是要求了解,「难道粉红色是奢华的颜色?」这就是「粉红税」事件。

相关推荐